法国死亡人数激增 巴黎警方征用大型市场当太平间


荷兰家庭医生协会(LHV)表示,他们每天都会收到大量家庭医生来电,因为没有足够的口罩,家庭医生没法毫无顾虑地诊治病人。

早些时候,荷兰政府接受了美国疾控中心(CDC)的建议,批准了中国标准的KN95口罩,用来暂时替代欧洲标准的FFP2口罩。

据多家美媒报道,3月18日,洛杉矶郡兰卡斯特市一名17岁少年,因为没有医保被医院拒绝救治,在赶往公立医院途中救治无效逝世。

由于德国关闭了边境,3M在德国的工厂也无法向荷兰运输口罩。荷兰甚至临时动用了囚犯来手工赶制口罩,不过这些口罩暂时不能医用。

有网友评论道:“在其他国家,这种做法被称为‘谋杀’。”

据中国外交部披露的信息,尽管这批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使用,但荷兰卫生部正就是否可向防护要求较低的医护人员使用这批口罩事咨询专业意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30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中国驻荷兰使馆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联系核查。荷兰卫生部官员29日下午反馈,荷兰通过荷兰代理公司自行订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使用,荷兰卫生部正就是否可向防护要求较低的医护人员使用这批口罩事咨询专业意见。

荷兰卫生部表示,“上周六,我们收到了来自中国制造商的第一批交货,包括KN95认证的口罩。我们很快收到抽检中这些口罩不符合质量标准的报告。一部分口罩已经发放给医务人员,我们立刻封存了剩余口罩,不再分发。”

首都斯德哥尔摩已经确诊1657人,累计68人因新冠肺炎死亡。斯德哥尔摩地区卫生主管比约恩·埃里克森(Bj?rnEriksson)表示,“我们看不到确诊人数的增长速度有任何放缓。过去一周斯德哥尔摩对重症监护的需求增加了一倍。”在一周之内,斯德哥尔摩可能需要在会展中心搭建的野战医院进行医疗护理,该野战医院将拥有10个重症监护室和140个护理站,规模可扩展至600个病床。最大的挑战将是医护人员,目前已经向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发出了1000份申请。

图源:福克斯新闻网11频道